您當前的位置: 鳳凰集運中心 > 正能量

  • 2021-10-07 10:18
  • 來源: 光明日報
  • 作者:

  光明日報記者 張文攀 王建宏

  “我悄悄做了配型,成功了。我換一顆腎給你。”

  “不行,我已經病倒了,你再有個三長兩短,娃娃就沒人管了。”

  “換了腎,咱倆都能好,這個家就不會散。”

  “不換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這段看似電視劇裏的對話,卻真實發生在13年前陝西省西安市西京醫院的一間病房裏。瞞着家人做腎源配型的女子,是第七屆全國道德模範、寧夏固原市彭陽縣孟塬鄉白楊莊村村民郭彩利,受捐者是她的丈夫王佔學。

  13年來,郭彩利“割腎救夫”的事蹟成為當地傳頌的佳話,温暖着人心,感動着四鄰。

  “這病,咱砸鍋賣鐵都得治”

  1994年,郭彩利嫁給了部隊轉業的丈夫。婚後不久,靠着丈夫打工掙錢,郭彩利夫婦在縣城買了一套小房子,倆人有了幸福的小窩,還有了一個兒子。

  2006年8月,距離9歲的大兒子開學還有半個月,丈夫提議,一家人去趟固原的遊樂園遊玩。

  “我當時正陪兒子玩摩天輪,突然頭暈,渾身不舒服。媳婦説,正好來了固原,就去市裏的醫院做個檢查吧。”丈夫説,這次檢查,打破了一家人原本幸福平靜的生活。

  郭彩利清楚記得,大夫説是疑似雙側腎功能衰竭,勸她多帶些錢,趕緊去西安的大醫院做腎穿刺。夫妻倆帶着2000多元,去了西安西京醫院,檢查結果卻更糟。“確診是尿毒症,腎萎縮了,穿刺也沒法做,得住院治療。”郭彩利説,第一次聽説“尿毒症”,她並沒有太在意。

  一套檢查做下來,隨身攜帶的錢就花光了,二人回到家湊了些錢,又折回西安住院半個月。然而,年底複查時,卻已是尿毒症晚期。

  “大夫説得換腎,我們才意識到這病的嚴重性。等長途大巴的時候,我老公坐在路邊的石板上就哭了。”郭彩利説。

  面對醫院的“最後通牒”,郭彩利夫婦還心存一絲僥倖。2007年,丈夫託在北京打工的弟弟帶他到北京檢查,醫生給出的結論是“要麼換腎,要麼透析”。透析費用很貴,換腎的話,光手術費也得30萬元。知悉情況後,夫婦兩人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。

  最先緩過神兒來的是郭彩利,“這個病,咱砸鍋賣鐵都得治”。她當時一心想着的就是讓丈夫活下來,保護這個家的完整。

  合適的腎源尚未找到,鉅額手術費已經讓郭彩利吃不下、睡不着了。2007年年底,她倉促賣掉了縣城的房子,又找孃家哥哥姐姐和丈夫的戰友借了些錢,可離手術費還差一大截。郭彩利不得不四處“化緣”,她找到彭陽縣婦聯、團委、工商聯,幾家單位聯合為她寫了一份募捐書。寒冬臘月,郭彩利帶着募捐書和丈夫的診斷證明,開始挨家挨户敲店面商鋪的門,勉強又湊了6萬多元。

  手術費有着落了,合適的腎源是個大難題。丈夫年近半百的大哥王佔軍因車禍落下了殘疾,一直沒有婚配,他提出為弟弟換腎。但檢查結果卻像一盆冷水澆了下來,王佔軍的腎不好,移植手術如果不成功,兄弟二人都將有生命危險。

  絕望的丈夫準備放棄治療,但心有不甘的郭彩利卻悄悄為丈夫找到了一線生機。

  “你好着呢嗎?”“沒事了,沒事了”

  “你是要給誰捐腎啊?”

  “我丈夫。”

  “捐哪個腎?”

  “哪個好就捐哪個!”

  …………

  郭彩利至今還記得,躺在手術枱上,回答完醫生的兩個問題,她就沒了意識:“應該是麻藥起作用了。”

  2008年7月,郭彩利瞞着所有人,找到了丈夫的治療醫生。“我想捐一個腎給娃他爹,希望儘快給我做配型。”儘管充分了解了捐腎將給身體帶來的損傷,但郭彩利依舊鐵了心要這麼做。

  最終,她如願了。檢查結果顯示,郭彩利和丈夫的腎臟配型比達36.5%,比醫學要求的比例高出11.5個百分點。但這個好消息並沒有給丈夫帶來絲毫喜悦,無論郭彩利如何苦口婆心,丈夫的迴應只有兩個字:“不換。”無奈之下,郭彩利向醫院一位寧夏籍的何大夫求助,希望她幫忙勸説丈夫。經過多方勸説,最終丈夫同意接受郭彩利的腎臟移植。

  可誰知,“按下葫蘆起了瓢”。腎臟移植手術需要捐助和受捐雙方家屬簽字同意。得知情況後,郭彩利遠在彭陽老家的母親手握電話,氣得説不出話來。郭彩利等不住了,她向父母撒謊説只有自己的腎能救丈夫。

  心軟的父母最終妥協。2008年8月3日,手術前一天,郭彩利的大哥在同意書上籤了字。次日早上7點40分,郭彩利和丈夫同時被推進了手術室。本來預計4個小時的手術,一直持續到下午2點鐘。

  手術成功了。

  “你好着呢嗎?”術後第一面,隔着氧氣罩,郭彩利問丈夫。

  “沒事了,沒事了。”丈夫虛弱的聲音傳到郭彩利耳中,給她帶來滿心的歡喜和踏實。

  “咱們一家人好好的,吃多大苦都不怕”

  中午12點下班,郭彩利急匆匆往家趕。路過街邊菜攤,只買了一把韭菜。回到出租屋內,一樓十幾平方米的煙酒鋪裏,丈夫獨自一人坐在櫃枱前,偶有顧客買包煙。

  自從做了腎臟移植手術,丈夫每天都要吃藥,一天5頓,一頓都不能少,每個月的藥費報銷完還得3000多元。為了讓丈夫打起精神有事做又不太累,郭彩利關掉了原本經營的商店,只保留一些不易過期的煙酒,丈夫負責看店。她則在丈夫戰友的幫助下,到彭陽縣醫藥有限公司第八藥店上班,一個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。

  儘管家庭屢遭坎坷,但夫妻二人仍心懷希望。為了勝任藥店這份工作,郭彩利開始埋頭努力。憑着高中學歷,她堅持自學充電。2012年,她考取了寧夏的從業藥師證。今年4月,她拿到了北京中醫藥大學函授大專畢業證。之後,她又為報考國家執業藥師做準備。

  這些年,靠着一股不服輸的勁兒,郭彩利夫婦把大兒子供到了大學,13年前丈夫手術欠下的38萬元外債,如今也只剩下不到20萬元了。

  “這麼多年,裏裏外外都靠媳婦操持,是我連累了她。”走過半輩子,面對郭彩利,軍營裏走出的鐵血男兒除了感動,更多的是心疼。

  “這麼多年,我從不後悔給你一顆腎,只要你沒事,咱們一家人好好的,吃多大苦都不怕。”郭彩利説。

  如今,郭彩利的一顆腎已在丈夫的身體裏“住”了13年,兩人早已血脈相連,融為一體。他們約定要好好走下去,看着兒子成家立業。

  【鳳凰集運】

  美德善行浸潤人心

  作者:張文攀 王建宏

  美德善行,如陽光雨露涵養着社會的精神沃土,又如春日暖風,吹拂心靈、吹走陰霾,匡扶世道人心。

  郭彩利在丈夫身患尿毒症生命垂危的情況下,明知對身體健康有嚴重影響,毅然捐出一顆腎給丈夫,挽救了他的生命。郭彩利面對愛情忠貞不渝、危難時刻挺身而出,感動了很多人。

  郭彩利是平凡的,但她“割腎救夫”的舉動卻是不凡的。生活中,如她一般的道德模範都在平凡中演繹着感人的故事。他們的初衷,不是豐功厚利,也沒有壯志豪情;他們的所為,也不一定是驚天動地,往往只是做好了身邊的普通事。他們把樸素的美德落實到日常生活中,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落細落小落實,一磚一瓦夯實文明大廈的根基。於國於家,我們都需要像郭彩利這樣的模範和典型,更好地傳承中華民族優良傳統美德,成風化人、凝聚力量。

編輯: 楊楊
推薦閲讀
2021年國家網絡安全宣傳週今天開幕


發佈於2021-10-11 15:47:20

特寫:期盼台灣早日回到祖國懷抱


發佈於2021-10-10 18:18:06

熱點圖片